高德志差点被气炸了肺他确实不想对一个花季的

 只不过打量了几眼,他就能够判断出来,这位老者来者不善,是敌非友。
 
    “我的徒弟被你打成了重伤,我来自然是要领教一下小友的厉害。”老人开口了,嗓音洪亮,显得中气十足。
 
    苏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:“不好意思,我打伤的人实在太多了,实在想不起来您是哪一位。”
 
    这句话其实是实话,但是落在对面老人的耳中,无疑就是很严重的挑衅了!
 
 第895章 难得有以多欺少的机会!
 
    由于蘅家住在省城另外一侧的郊区,因此这条道路上车辆也并不算太多,一老一少就这样隔着四五米,站在路中央对峙着,这场面颇有些怪异。
 
    薛如云坐在副驾上,眼眸之中满是担心。
 
    她没有见过这个老人,但是却本能的感觉到对方的气质有些熟悉。
 
    “年轻人,你这性格真是很狂妄。”老人的眉头紧紧皱着,表情之上满是严肃:“你可知道,凡是狂妄的,都不能活的太长久,仗着这点小身手,你还没有狂妄的资本。”
 
    “麻痹的。”对于突然冒出来这个老头,苏锐很不爽,你拦路就拦路好了,为什么要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?
 
    “我特么说的是实话,如果你不说你是谁,那我只有换一条路走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说道,转身便要回到车上。
 
    “我的徒弟名为高伴虎。”老人说道。
 
    苏锐闻言,停下了脚步,冷冷一笑:“高伴虎的师父?打了小的,来了老的,真是有点意思。”
 
    “只是,不知道老人家怎么称呼?”
 
    “老夫高德志。”老人说着,往前走了一步。
 
    “我现在没心情和你打,咱们两个能不能改天再约战?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“不可以,我没有改期的习惯,既然来了,就要打。”高德志冷冷说道,同时再度向前。
 
    “那我要是不答应呢?”
 
    苏锐瞬间觉得非常不爽,凭什么你来了就要打,我特么还有急事要办好不好!
 
    不答应也得答应,这是强买强卖吗?
 
    “你和高伴虎,都是薛家的狗,是不是?”苏锐冷冷一笑,嘲讽模式大开:“看你的样子,在南方肯定是成名已久,犯得着到这种年纪,还在给薛家当鹰犬吗?”
 
    “我做事,不需要你来评论,今天,你就给我留下来吧!”
 
    听到这个年轻人居然敢骂自己是狗,高德志的脸上涌出了怒意,他的身体已经猛然上前,朝着苏锐扑去!
 
    “老不死的。”
 
    苏锐冷冷一哼,右手骤然抬起,一把枪已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!
 
    虽然对于这种武林高手而言,在近身搏斗中用枪只会起到拖累自己的作用,因为往往子弹还没出膛,对方就已经击中你的要害了。
 
    但是此时高德志距离苏锐之间还有几米的距离,虽然不远,但是足够苏锐完成射击动作了!
 
    砰砰砰!
 
    连续三发子弹射出,组成了一个三角形,把高德志的上半身全部笼罩在内!
 
    几乎是在苏锐拔枪的一瞬间,高德志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妙,侧身朝一旁扑了过去!
 
    可是,即便他躲的非常及时,但是苏锐的子弹也是如影随形,几乎是擦着他的衣服飞过!
 
    落地之后,高德志的身体一个迅速翻滚,右手一甩,三枚飞镖也旋转着飞出!直奔苏锐咽喉而去!
 
    “阴险的老混蛋。”
 
    苏锐骂了一句,一个后空翻,堪堪躲过了这三记飞镖!
 
    不过这飞镖的力道却是足够猛,掠过苏锐之后,去势不减,叮叮咚咚的全部射在了后方车子的前挡玻璃上面!
 
    坚硬的前挡玻璃瞬间布满了裂纹,然后轰然碎裂!
 
    幸亏薛如云之前见势不妙提前下了车,否则的话,这一下可是要被伤的不轻!
 
    苏锐的身体才刚刚落地,就见到高德志的拳头已经再度轰了过来!
 
    身为高伴虎的师父,他自然走的是至刚至猛的彪悍路子,进攻速度快的超出想象!
 
    苏锐眼看着就要中招,一声低喝,从山本极战口中掏出来的轻身功法骤然发动到了极限,身体猛烈旋转,险而又险的躲过了高德志的双拳!
 
    砰!
 
    高德志的拳头擦着苏锐的衣角,重重的轰在了汽车的引擎盖上!
 
    两个清晰的拳印出现,这钢板直接就凹了下去!
 
    “怪不得能把伴虎打成重伤,的的确确有两下子。”把引擎盖砸变形之后,高德志并没有立即进攻。
 
    事实上,他的心里十分震撼,苏锐的躲避功夫比他想象中还要高出不少。
 
    苏锐眯了眯眼睛,他知道,这又是一个强劲的对手,面对这样的敌人,远远跟着的白蛇和兔妖已经起不到多少帮忙的作用了。
 
    因此,苏锐并没有多说什么,胳膊一震,一把四棱军刺已经出现在了手中!
 
    既然要战,那便战吧!一路走到现在,他可一直都是踩着敌人的尸体过来的!
 
    没有谁能够阻拦!
 
    “寒虎刀在不在你的身上?”高德志忽然问道。
 
    “不管在不在,你已经拿不到这把刀了,我要把这把刀当成礼物送给别人。”苏锐说着,已经跨前一步,身上的气势骤然升腾而起。
 
    当听到“别人”两个字的时候,高德志似乎意识到了什么,神情微微一变。
 
    “你是说……”
 
    “没错,我说的就是地炮。”苏锐眯了眯眼睛:“当然,你们两个之间的恩怨我不管,我管的是眼前的事情。”
 
    说完,他手中的四棱军刺已经爆射而出!直奔高德志的面门而去!
 
    面对苏锐的蓄力一击,高德志不敢怠慢,他猛然后退一步,想要躲开,却发现后方有一辆车朝这里高速奔袭而来!
 
    高德志本能的感觉到不对,想要反冲向苏锐,可是那车子来势汹汹,速度极快,眨眼就来到了跟前!
 
    一个剧烈的飘移甩尾,这车子拦在了苏锐和高德志的之间!
 
    副驾驶座位的车门打开,一个甩着马尾辫的女孩走了出来。
 
    苏锐万万没想到苏雨辰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这种场合出现,不禁喊道:“雨辰,快离开这里,这老家伙很危险!”
 
    苏雨辰混不介意,一仰脸,给苏锐露出了一个如阳光一般明媚的笑容。
 
    “小叔,正是因为这里危险我才来的,不然我怎么帮到你啊?”苏雨辰说道。
 
    “帮我?”苏锐的脸上掠过了两道黑线,他以为苏雨辰不知危险程度,还想劝阻,却听到高德志已是沉声说道:“小丫头,快起来,一会儿误伤了你。”
 
    他在南阳民间的威望颇高,倒也干不出来那种能擒了苏雨辰做人质的行为。
 
    苏雨辰露出了嘲讽的笑容,毫不客气的回道:“我的耳朵没出问题吧?你在对我小叔不利,居然还要让我起来?你脑子进水了吗?”
 
    听了苏雨辰丝毫没有尊老爱幼意思的话,高德志差点被气炸了肺。他确实不想对一个花季的少女动手,但是,如果这姑娘会影响到自己的终极目标,那么高老人家可是不会有丝毫的客气的。
 
    “雨辰,别闹。”苏锐也无奈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小叔,放心吧,我又不是小女孩了。”苏雨辰说着,拍了拍车门:“苏鹏,你还在车里呆着干什么?快点出来呀!”
 
    驾驶室的车门打开,一个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人走了出来。
 
    苏锐的眼睛也眯了起来,因为这个叫苏鹏的男人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一种锋锐的气息!
 
    他站在这儿,就像是一杆标枪!
 
    苏雨辰气的跺脚:“你一个人不够,你那两个师兄弟呢?”
 
    话音未落,后排车门也已经打开,两个和苏鹏气质一样的年轻男人也走了出来,三人看似很随意的站着,但是却隐隐形成了掎角之势。